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经济学家与生态学家的赌局,如何成为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对决?

曾梦龙2019-02-11 18:30:10

《较量》能向所有参与解决“棘手问题”的人提供惊人的见解,尤其从新的角度向我们展示了,人们如何因为专注于政治斗争而非解决问题,使得许多亟待解决的重大难题陷入了僵局。——比尔·盖茨

作者简介:

保罗·萨宾(Paul Sabin),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讲授美国在环境与能源、政治与法律方面的历史。进入耶鲁之前,曾任非营利组织环境领导项目的创办执行总监。著有《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和《原油政治:加利福尼亚原油市场》。

书籍摘录:

引言(节选)

一九七○年一月初,在《今夜秀》的录制现场,一位男子在深夜脱口秀主持人约翰尼·卡森的身旁坐下,他身材瘦高,留着一头黑色短发、蓄着鬓角。三十七岁的斯坦福大学生物学教授保罗·埃利希上身微微前倾,毅然警告全国电视观众,人口过剩正威胁着人类和地球。两年前,轰动一时的悲观主义作品《人口炸弹》使埃利希一举成名。“养活全人类的战斗已经结束。”埃利希在书中警示,并预言数亿人“将死于饥荒”。他在《今夜秀》的首秀中将自己打造成了冷静预示厄运降临的预言者形象,给美国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在卡森向数百万美国民众介绍埃利希时,一场新的环保主义运动开始了。在同月的国情咨文中,理查德·M·尼克松总统向国会和全体民众提出,“七十年代的严峻问题”在于美国人能否与自然和平共处。此时正值第一个地球日的前三个月,尼克松也准备成立美国国家环保局。尽管埃利希的预言残酷严峻,但他本人却是一位风趣幽默的嘉宾,睿智自信、笑声爽朗。卡森又在二月和四月两度邀请埃利希上节目。每次节目结束前,屏幕上都会放出人口零增长组织的地址,该组织由埃利希建立,旨在推动控制人口的议程。每天约有一千六百封信涌入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附近洛斯拉图斯的组织总部。人口零增长组织迅速在全美发展了八十个分会。

在伊利诺伊州厄巴纳,同样三十七岁却鲜为人知的工商管理学教授朱利安·西蒙正在家中观看埃利希的节目,此时他充满愤怒,又心生嫉妒。卡森问埃利希人口增长与食物供应之间的关系,埃利希直言“这再简单不过了,约翰尼”。人口增长,食物供应就会随之减少。埃利希表示“避免饥荒为时已晚,数百万人会因此而死”。

然而在朱利安·西蒙看来,人口与食物之间的关系绝非如此简单。这位师承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近期写道:加工过的鱼、大豆和藻类可以“提供足够的蛋白质,以满足现在和未来的需求,并且成本低廉”。和埃利希饥荒逼近的观点相反,西蒙认为可以通过先进的技术缓解许多国家严重的蛋白质匮乏。分配问题在实际操作层面是个挑战,但西蒙认为,迅速增长的世界人口未必会造成全球性的食物短缺。

但他现在只能独自坐在客厅里,一边发着牢骚,一边看着深受全美喜爱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注视着保罗·埃利希,像西蒙后来抱怨的那样,带着一副“佩服到呆若木鸡的表情”。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对未来的激烈讨论中,西蒙和埃利希代表了两种极端论调。埃利希的可怕预言为当时的新环保主义意识打下了基础,西蒙的质疑则加剧了保守派对美国政府扩大监管范围的强烈反对。十年间,埃利希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写作和演讲的邀约蜂拥而至。他至少上了二十次卡森的节目,那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上镜机会。他还为《周六评论》写专栏,并在《花花公子》和《阁楼》杂志上和读者分享自己对饥荒和人口增长的担忧。埃利希的评论内容广泛,涉及核能、濒危物种、移民和种族关系等方面。他毫不犹豫地谴责那些“得了增长狂热症的经济学家和贪图利润的商人”,并警告因人们争夺有限资源而导致的“社会浪潮即将到来”。

与此同时,数年来西蒙一直扮演着失意受挫、常被忽视的角色。“我能做什么?去和五个人谈谈我的观点?”后来他说道,“有这么个人,领导着环保主义者的狂热势力,拥有大量观众,这让我束手无策。”他的愤恨背后略显讽刺的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西蒙也曾据理力争,主张减缓人口增长。他曾撰写文章,指出生育控制计划是各国寻求经济增长的“绝佳经济筹码”。他还利用自己在市场营销方面的专长提升家庭计划的效率。但到了一九七○年,埃利希活跃在电视荧屏上时,西蒙已经改变了想法。他不再认为人口增长会带来问题。与埃利希的世界末日理论不同,西蒙认为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多的想法、更新的技术以及更好的解决方案。人口增长并不会引发世界危机,反而有助于解决危机。正如西蒙在其一九八一年里程碑式的著作《终极资源》中提出的,人类才是“终极资源”。

这位著名的环保主义者和这位鲜为人知的怀疑论者,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正面交锋,用一场双方观点纠缠不休的赌局为这十年画上了句号。一九八○年,西蒙在《社会科学季刊》中向埃利希发起挑战,提出二人进行一场比试,以检验他们对未来截然相反的预测谁对谁错——一方担忧人口过剩,认为世界末日将至;另一方看好人类的前程,持乐观态度。

埃利希同意和西蒙打赌,他赌铬、铜、镍、锡、钨的价格会在接下来的十年中上涨。这个一千美元的赌局看上去很简单,只关于“五种工业金属的价格”“十年内”“上涨或下跌”。然而其意义却远不止于此。埃利希认为,金属价格上涨将证明人口增长会导致资源匮乏,从而支持他呼吁政府主导的控制人口以及限制资源消耗政策。埃利希的理念反映了一九七三年阿拉伯石油禁运之后人们的普遍认识,即全球都面临着重要资源耗尽的风险以及增长的极限。西蒙则认为,市场和新技术会使价格下降,由此可以证明社会并未面临资源危机,人类的福祉在稳步提升。这场赌局的结果,要么会为埃利希的反人口增长活动和环境灾难论提供论据,要么会推动西蒙关于新技术和市场的力量将丰富人类资源的乐观主义观点。

埃利希和西蒙将他们的赌局置于二十世纪后期美国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冲突的风口浪尖。多篇学术期刊上的文章记载了这件事,两人的赌局反映了当时发生在全美的文化冲突,同时也体现了一九八○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吉米·卡特和其共和党竞争者罗纳德·里根截然不同的思路。

西蒙(左)和埃利希(右),来自:slideplayer

作为政府规划者和爱好自然者,吉米·卡特支持环境保护和相应的限制政策,并认同资源是有限的。他主张美国需要调整消费和生产,以适应“急速缩减的资源”。卡特投入了宝贵的政治资本来改变美国的能源政策,将其视为优先实施的国家战略。

罗纳德·里根则正相反,他在竞选时承诺让美国再次成为伟大的国家。里根坚信资源并非有限,不该因此遏制美国的未来。在一九七九年十一月的竞选宣言中,里根谴责道: “有些来路不明的无名专家改写现代历史……做出一些预测……好让我们相信高标准的生活水平是种自私的挥霍,我们必须摈弃这种生活,因为我们不得不共享稀缺的资源了。”里根认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环保法阻碍了美国的经济增长。于是,在他击败卡特、就任总统后,立即延缓了数百项新法规,并命令各机构负责人审查并废除其他累赘的规定,其中许多都是环保法规。

尼克松的“环保十年”就此终结。里根反对联邦法规的激进举动,终止了体现现代环保运动早期成果的两党合作。塞拉俱乐部和其他倡导型组织的成员剧增,他们谴责里根,力图将其任命的保守派官员逐出白宫。美国国内就谨慎看待还是乐观看待环境问题分成了两派。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进一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分歧正是围绕着保罗·埃利希和朱利安·西蒙打赌的那个问题展开的。美国和地球是否面临环境危机?我们是否正在耗尽资源,所以不得不节约?美国的增长是否受到自然的限制?


题图为电影《赌圣》剧照,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九五至尊vi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